邪天使的博客
http://confidenceq.bokee.com

博客网 > 画报

【】, 想要和你做朋友! 同意 拒绝
第 1 页 / 共 1 页
一座伟大的城市需要段子手
作者:邪天使 2016-07-19 分类:娱乐   明星 标签: 维密天使  美女 

啊纽约,一座孕育段子手的城市。
我最欣赏的战地摄影记者Robert Capa曾经说过一句话:“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够好,一定是你离得不够近。”

同理,如果你觉得生活寡淡无趣,一定是你离段子手不够近。

▼比如说,这个坚持读实体书的怀旧青年

我的朋友都用iPad或kindle看书了。老实说,我觉得这很傻。你可以说我守旧,但我真的不喜欢看一本没有实体封面的小说。如果家里没有一墙的书,你怎么说服想睡的妹子你很有才?告诉人家你有一大堆书存在云端?

再说了,在地铁上看书的要义在于,让别人明明白白知道你在看有深度的书。电子书能做到这点吗?



▼这位比苏打绿更喜欢夏天的大胸朋友

很多人说这座城市的夏天太热,可我就喜欢。等到了冬天,我就没什么机会可以在公共场合赤身裸体了。我得趁吃饭的时候不小心往身上溅点番茄酱,或者,希望有小孩掉水里了,那样才可以脱衣服跳下去救他——但前提是现场必须有人在围观。

你明白吗?身材再好,脱了没人看有个鸟用?(生气)



▼这个一心向佛(大雾)的妹子

我最喜欢这件T恤了,我爱佛教!



▼以及这位不要脸的月光族

纽约的生活成本太高了,这里东西太贵了。我都已经节衣缩食了,但付完了基本花销(生活用品、水电煤、交通费、周日早午餐、玛格丽特打酒器、羽毛头饰制作课、周六早午餐和动感单车等等)之后,我就月光了。

我也不想找父母多要零花钱的,可是好像没有别的办法了哟。

……

能发现这么可爱的段子手,反鸡汤少年Alec MacDonald和Connor Toole表示很欣慰。

这两位胡子拉碴的朋友,早就看不下去“人在纽约”(Humans of New York)那种动不动就搬出正能量+抹泪的画风了。“纽约的年轻人才不是天天惨兮兮的好吗?”

持之以恒的不屑与翻白眼太累了。2015年5月,他们坐不住了,说走就走扛着相机去街头跟年轻人聊天,最终搞出了一个“年轻人在纽约”(Millennials of New York)的摄影项目。

才发现,自黑才是这一代年轻人的特质啊!



他们直言不讳。

▼“你们都有病!”

我发现现在有一种流行病:大家总爱自拍,配文写的全是牛头不搭马嘴的话。

这种病已经危害社会了。所以下一次再看到有妹子在卫生间拍自己的性感屁股,配字说“我爱我的家人!”,我特么要烧掉一个国家公园抗议。请支持我这项伟大事业。



▼“法律太跟不上时代了。”

互联网时代发展这么快,我们的法律也得跟上。比如说,应该允许起诉那些拿我们手机看别的东西的人。

我只想给你看看拜登吃雪糕的傻样啊,没想让你看到我相册里的183张浴室自拍……往左滑干嘛!



▼“我是个女权主义者。”

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。我才不介意谁知道呢。……对我来说,美国如果要有女总统我还挺高兴的,只要她不胖就好。



还有各种莫名其妙的原则。

▼我是个吃货

我是个吃货,一直到处找最好的餐馆尝试。我的朋友总是问:Rachel,你吃那么多为什么都不会发胖?

我告诉他们我的新陈代谢系统很好。但事实上我根本就不吃啊,我只是拍下来而已。



▼即使吃,我也只吃那些产地明确的有机食品

对我来说,知道我吃的东西从何而来是很重要的。我可以很自豪地告诉你,给我卖大麻的家伙跟我住在同一栋公寓,而我抽的大麻来自于公寓天台的秘密花园。



他们沉迷社交网络,但并不是上瘾那么简单。

▼朋友圈拯救了我的人生

这几个月来我过得很抑郁,每周看3次心理医生,甚至把陌陌上的个人爱好都改成“哭”了……我觉得很无助。

某天我跑到了动物园,花了80美元跟一只穿毛衣的企鹅拍了张照片。发到Instagram之后,竟然有123个赞!123个!我突然觉得整个人生都被拯救了。我现在已经不看心理医生了,连前任都在夜里主动找我聊骚了。谢谢你Instagram!



▼我无聊的人生

我买了很多很多的音乐节入场票,在转手卖掉之前通通拍照发朋友圈。大家就以为我天天在现场蹦跶,但其实这些音乐节我一个都没去过。



▼我俗气的人生

我们是两周前结的婚,那真是一场华丽的婚礼。有人说让牧师拿着自拍杆拍我们亲嘴的画面很老套俗气。但是从我得到的271个赞来看,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现在我们在度蜜月。我常常牵着他的手刷朋友圈,想着,要是我们有了小宝宝,那得有多少个赞啊。



▼这里甚至是我为全人类命运奋斗的好地方

年轻人对政治太不热心了,所以我一直坚持在Facebook上转发跟政治有关的文章。尼泊尔地震了,我第一时间转;英国脱欧了,我也第一时间刷。

的确,这么做让我失去了不少朋友。但没关系,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。



▼不过,老妈总是个尴尬的存在

我妈总是说我不教她玩高科技。但我每次教了都会后悔……

几年前我教她玩Facebook,现在她最爱做的事就是在我跟前任的老照片底下评论:“你们俩看起来感情真好。”

你可能已经笑破肚皮,也可能在啧啧摇头感叹这代年轻人迟早药丸。

但事实上,这一个个丧气荒诞的故事都是Alex和connor编出来的(他们才是真正的段子手)。露脸的大部分是他们的朋友和同事,后来拍到没人可拍才真的到大街上去拦路人。

▼这些为理想奋斗的职场新人

我是一个自由职业者,专门为有机超市里的黑板报做设计。所以整个世界都是我的办公室。我最喜欢坐在外面工作了——阳光洒在我的头发上,绿草穿过我的脚趾头,电脑屏幕里屁都看不清。生活真美好。

“我是个作家。”

“你最近的作品是什么?”

“哦,那篇文章叫《10个忙着把自己P成迪士尼公主的迪士尼公主》。”

我是一个星探。我每天走在路上,寻找那些可以做成表情包的事物。

我以往都在找那些可爱特别的动物,比如说树懒。但只有可爱已经不够了,现在最流行的是缺胳膊少腿。不管猫咪是下巴畸形还是没牙齿,大家就是喜欢!这只小家伙有糖尿病。它一定会火的。



▼这只有远大志向的狗

我有一个不现实的人生目标。

我的梦想是,呃,不断勤奋工作,在家人和朋友的爱与支持下,有一天我能成为表情包。



▼除了奋斗,还应该学会尊重长辈

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懂老一辈的智慧。1923年,我爷爷从爱尔兰坐船8周到纽约,他一生都住在这里。即使他在我10岁那年过世了,他教我的我还印象尤深:“54街的热狗摊卖散烟,0.25美元一根”,“别忘了给你的酒保小费,即使他是个清教徒”。所以说他们是最棒的一代,真不是没道理的。



▼感恩一切

今天我要像往常一样庆祝父亲节:在所有社交网络上po老爸的照片,到夜里11点才想起来好像该给他打个电话。



▼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

我很反感现在人们对流浪汉的忽视。我就不会那么做。不管是为他们的生日建个Facebook页面还是跟他们解释《权力的游戏》剧情,我总是会尽力帮忙。

昨天我给了一个流浪汉我最喜欢的黑胶唱片。他一脸迷茫看着我。我说,这张碟让我走出了非常困难的时候,希望也可以帮到你。他说他没有唱片机,问我能不能给他一点钱或食物。“这就是给你灵魂的食物啊。”



▼心怀大爱

听说王子(Prince)去世了,我整个人都不好了。我甚至不敢想象伊丽莎白女王会是怎样的感受……白头人送黑头人太可怜了。



有人说,对一座城市黑得过分,才是爱得深沉的表现。

所以扭腰也轻轻中枪了。

▼这里是个大熔炉

这座城市最好的地方在于,这里住着各色各样的人。早上坐地铁的路上,我会被不同种族、不同国籍的人骚扰。在哪个城市能有这种特殊待遇?这真是再美妙不过的事了。



▼但是有时,交朋友会有些困扰啊

我有很多白人朋友,我很喜欢他们,也玩得很好。但有一点很烦,他们总要跟我强调说自己没有种族歧视。

“我经常给快递小哥和出租车司机小费的。”

“我一夜睡了两个印度小哥!第二个还没戴套!”

……我想交些新朋友。



没有特别的宣传,现在“年轻人在纽约”在Facebook已经有了33万粉丝。

这种讽刺的调调,被他们带去做了不少衍生视频,甚至今秋就要出本书。

这两个真真正正的段子手说,“我们会继续更新下去,直到某天硅谷里的某个家伙要用10亿美元买下它——就像Facebook买下Instagram一样。”

而我信有这么一天。毕竟段子手发家致富早就不是梦了。

0 0
  • 点击( 133 )
  • 评论( 0 )
  • 支持( 0 )
<< 上一篇:雾中香港,如此魔幻如此美 / 下一篇:缅甸的日出日落,让人惊艳的金色剪影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 …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…

博文推荐

0/200
验证码: 表情